司法新制《國民法官法》將於2023年元旦正式上路,各法院正緊鑼密鼓召開模擬法庭。台灣陪審團協會於5月12日舉辦「法庭觀察結果公佈,是法庭還是法學教室?」記者會,表示國民法官的運作將法律適用與量刑混在一起,模擬法庭淪為法學教室,職業法官權威效應明顯,人民的意見無法展現,審判時極容易變成國民法官受到職業法官引導,人民參與審判的美意喪失。在民眾法學專業不如職業法官的情況下,國民法官成為「背書的花瓶」。時代力量立委邱顯智也質疑,目前的制度運作與模擬過程,國民法官很顯然是職業法官的陪襯,根本就是無心讓民眾加入審判,應該在模擬過程中滾動式的修正,而非一路拖到實際制度運作,把人民當成白老鼠。

人們常以一手提著天秤,另一手握著劍、帶著眼罩的正義女神,做為公平、公正的審判,以及制裁罪犯的正義武力與平等、客觀、不徇私、一視同仁的法治精神,代表完滿的法治狀態的象徵與要求。而持劍者如果沒有良心,天秤則必成為執劍者假藉的公義,即是赤裸裸的暴力。同理,手握天秤者若無良心,就沒有平等、客觀、不徇私、一視同仁的法治精神,也就無法保持天秤的平衡,公平正義難以彰顯,讓這樣的人持劍恐將是一場又一場的司法災難!

現行稅捐稽徵法第28條:「納稅義務人因稅捐稽徵機關適用法令錯誤、計算錯誤或其他可歸責於政府機關之錯誤,致溢繳稅款者,稅捐稽徵機關應自知有錯誤原因之日起二年內查明退還,其退還之稅款不以五年內溢繳者為限。」財政部近日提出修正案,不再是「不以五年內溢繳者為限」,而是仿效行政程序法131條,加入10年期限。財政部蘇部長邀請法務部劉參事共同參加立法院財委會的審查會,主張:1. 仿效規費的時效限制,公法上的請求權也必須有時效;2. 法律須有安定性;3. 目前雖無時效,但行政法院已經這樣判,應回歸到行政程序法131條,以減少爭議。

COVID-19所引發的全球大流行疫情,截至2021年5月31日統計,已累計逾1.7億例確診個案,其中逾354.8萬人死亡,是人類歷史上大規模流行病之一。而2020年被譽為防疫模範生的台灣也在今年5月發生確診人數飆高,「同島一命」須「團結抗疫」的共識很快形成,全台進入第三級警戒的狀況,萬分感謝醫護及相關單位人員的付出與辛勞。

知名媒體報導認為阻斷疫情的最終手段只有疫苗,如果窮國無法取得疫苗,印度現在的慘況可能在其他地方重現,奪走數百萬條人命。不論是國際或國內新聞,不難發現,各國防疫的重點都聚焦在疫苗、口罩及隔離,但阻斷疫情擴散的方法真的只有這些嗎?

世界各國民主法治都是漸進式成長,有錯誤、不良的,或不利於人民的,經過抗議或反對後都會修改。在世界的潮流中,台灣的民主法治,也是往前行駛的列車。但在政府體系中仍可見到威權統治遺毒的存在,難以改革,尤其在司法體系、檢察官體系與法稅制度的改革太過保守,甚至積習難改。

今年清明連假首日,太魯閣號列車在行經花蓮大清水隧道時,被一輛由邊坡滑落至鐵軌的工程車撞上,造成49死200傷的嚴重意外。經檢警調查發現,承包商早有管理不善工安意外頻傳紀錄,然而在官官相護陋習下,公共工程未有適當監督,被層層轉包到不合格的承包商手上,終至巨災。

富商翁茂鐘涉嫌長期與20位法官有不當利益往來,違反《公務員廉政倫理規範》,司法院認為應予懲戒,但因不當行為發生在10年前,已逾《公務員懲戒法》的十年懲戒時效,只有3人會被移送監察院,其餘17名無法移送懲戒,難以追回退休金。

面對險峻國際疫情,究竟要如何做,才是真正有效的防疫呢?誠實是最好的策略(Honesty is the best policy),無論是國際組織、國家或個人,秉持專業與良心,誠實以對,即是成功防疫、維護人類健康的要件。

2019年12月31日台灣疾管署電子郵件發給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以下簡稱世衛),世衛卻選擇忽視台灣的專業意見,沒有做出回應或確認任何台灣發出的訊息,就這樣錯過了最早能讓世界各國對武漢肺炎(如今被訂名為新冠狀病毒)有所準備的警訊。

監察院長陳菊日前出席監察院建院90週年學術研討會。她在致詞時表示,希望能透過與社會對話,建構一個達成「整飭官箴」、「澄清吏治」、「紓解民怨」及「保障人權」四大工作使命的監察制度。而國家人權委員會成立後,希望能發掘人權結構性問題,促成各項制度的改革。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四月底細數一個月以來蔡政府面臨的五大危機,並質問「這個政府到底是怎麼了?」包括交通、警政、文化、衛生檢疫、侵犯人權事件層出不窮等,再不整頓如何向國人交代?

為了防止惡意逃漏稅, 日前行政院正式通過《稅捐稽徵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 增訂個人逃漏稅達1千萬元以上,營利事業逃漏稅達5千萬元以上者,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甚至最重可處1億元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