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

大家應記憶猶新,2000年雪梨奧運受邀來自台灣的兩個團體,雲門舞出「台灣之光」、太極門文化親訪團「奧運舞太極」,在奧運期間終不負所望,讓東方文化在西方社會大放異彩,此項榮耀並與世人共享。當然太極門在雪梨國家歌劇院的「遠古文化之夜」,將中華國粹文化的精髓,展露無遺。

普羅眾生期待國家擔負人權保障的機能,在邏輯上是相違背的,本質上仰賴國際人權兩公約及相關組織來維護人權是很可行的途徑,所以國內法能搭著國際人權兩公約的便車,促使行政步上正軌,恪守依法行政原則,避免人民權利受到侵害。可是至今連第一線的執法人員如法官、檢察官、公務人員也都霧煞煞,不知該做什麼?甚至法官引用兩公約的判例僅0.0079%,令人嘖嘖稱奇。

根據法務部行政執行署統計,2001年全台新增欠稅欠費強制執行案件約189萬件,...接著2015年653萬件,2016年809萬件,2017年936萬件,2018年1021萬件,2019年1104萬件,2020年更高達1431萬件,2001-2020成長了7.57倍。政府恣意徵稅,造成企業倒閉、內資外流,外資不敢來台投資,年輕人低薪失業,人才外流。其中「稅務獎勵金」,違憲、違法,更惹起濫權徵收之動機。

每年均可見政府在做「施政滿意度調查」,如果政府施政真能做到以民為主、以法違規,又怎會擔心人民對政府不滿意呢?又怎會讓人民走上訴願和行政訴訟捍衛自己的權益呢?

大多數人對「上法院」是感到畏懼的,如果人民接到行政機關發的行政處分,如駕駛執照吊扣、交通違規之罰鍰、稅捐機關之補稅處分、拆除違建或吊銷執照等等,認為行政處分有違法或不當之情,導致自已的權利或利益受到侵害時,在提起行政訴訟之前,人民依法得提起訴願。

國父孫中山先生首創五權憲法,若是各個組織首長及以下諸位官員都能秉著良心,以民為主,以法為規,真正為民服務,那一定是國運昌隆、安和樂利,真正成為一個民主、法治、自由、人權的國家。

一個有趣的實驗,兩隻猴子被關在籠子裡,只要按照研究員的指示就會獲得獎賞,一開始獲得的報酬都一樣,兩隻猴子相安無事,接著,左邊猴子,每次都獲得香瓜的獎賞,而右邊猴子每次都獲得葡萄的獎賞,接連兩次後,左邊猴子開始不悅並撞擊、吼鬧、發脾氣,第三次甚至拿香瓜砸向研究員表達不滿。

台灣人在國際上素有「熱情友善」、「最美的風景是人心」等美稱。從課稅案例中,我們卻發現,台灣貪稅作法,是否扼殺人性中互愛互助的特質與倫理,也正一步步侵蝕著維持台灣社會和諧的基礎?

案例(一),甲君在110年度和A麵館簽訂了無償使用契約,把所有的房屋提供給A麵館設立營業稅籍並用於營業。雖然甲君實際上沒有收到租金,但因為涉及營業行為,國稅局參照當地一般租金情況,算出了租賃收入和所得額,將其歸入甲君的綜合所得總額,要求補繳稅款。

訴願最為人詬病之處,在於駁回及不受理比例甚高,據報導人民勝訴率不到6%;陳長文曾經是被課錯稅卻遭駁回訴願的苦主,體會到耗盡心力卻註定被駁回訴願的下場。

大律師陳長文《訴願制度的選擇題 徹底翻修或廢除?》深有同感。訴願法是「民告官」的民主思潮,凡先進國家都有完善的立法,如德國《基本法》第13條第一項明定「住所不得侵犯」。

以生存權來說,德國法律規定,國家要動到人民的財產,最多只能占財產的50%,這是保障生存權的最高原則,但台灣沒有比例原則,喊幾倍就幾倍,甚至不允許人民有訴願的機會,連福隆教授說,這種惡法就是酷刑的來源。

財政部113年2月16日公布112年全年稅收3兆4562億元,超徵3860億元,其中總稅收創歷年新高、超徵金額則是史上第3高。國庫大補血,創下歷年新高水準。財政部統計處專門委員梁冠璇表示,目前112年全年稅收超徵是3860億元,但是這三年,年年稅收超徵三千億到五千多億元以上,有把國庫灌飽了嗎?看國債仍是年年增加,這是怎麼回事啊?百姓都看沒有!只知道財稅官員們都好厲害,稅收愈收愈多,獎金也愈領愈多!除此之外,財稅官員膽敢在媒體前說法院的判決不算數,唉!稅官到底有多大啊!

財政部公布112年全年超徵3860億元,達成率為112.6%,坦言高於原先預期,財政部官員分析,超徵3860億元主要來自綜所稅、營所稅、營業稅以及證交稅等的成長貢獻。政大財政系教授陳國樑指出-「無法準確預測稅收,意味著政府對財政數字管理失靈,鉅額的超徵稅收,凸顯預算程序功能不彰,也指出:持續性的超徵表示整體租稅制度恐有結構性問題,有違租稅公平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