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

《刑男大律師》納稅者權利保護法,將5年追訴時效延長到15年,但每次歸零重新起算,就算5年也等於是萬年。立法本要保護,司法院卻將加害者保送上壘,讓稅務法官直接取得稅務專業證明書,從無牌變成有牌。稅是手段不是目的,但國家犯罪,憲法腐敗,聯合行政立法司法,繼續迫害人民,人民要自己覺醒,把人民權利拉到最高。太極門真正的使命是為千秋萬世人民爭福利…

《刑男大律師》民國98年我調查太極門稅案糾正國稅局,證明監察院有在做事,民國100年也跟財政部長講趕快結案,如今部長已退,該彈劾誰。當初國稅局派人跟她說收入是將存入全部加起來,每次減一點,到現在都還在發稅單,反正獎金已拿,課稅是你家的事,沒有道德良心。公權力者需憑良心做事,獎金制度讓執法者有誘因起貪心。落實檢察官起訴及蒞庭應同一人,起訴卻沒有定罪或判決無罪應追究責任…

《刑男大律師》郭瑤琪案,李先生的兒子把錢放在茶葉罐送給郭,法官認定小李不會把爸爸的錢私吞,但仍有合理懷疑,第三審搞錯證據法,以臆測為依據,無視被告抗辯的合理性。稅務訴訟撤銷復查為什麼原處分還在,只要法官變更見解就可解決,例如販賣是同義副詞,只有賣沒有買,以前也曾經有見解錯誤而侵犯人權的例子。人權維護要在小地方落實,陳法官在法院不管幾點送件,馬上處理,該關就關該放就放…

《刑男大律師》「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太極門堅持21年,總會有真正公平正義的一天。美國著名的民主基金會總裁再三警告,台灣要建立憲政體制,發揮本土實力,發展經濟,打開胸襟,擁有世界觀。以色列地方雖小,國家強盛,台灣人不要害怕,自己做自己。哪有抗爭21年還在抗爭,被整個事件綁著,五權憲法被當作笑話一場,與三權分立背道而馳。法院判決行政機關一定要遵守,只要有良心,早就能解決…

《刑男大律師》黃社長說當記者30多年以來,法官生態差不多,好法官本是理所當然何需定義與被讚美,不好的律師怕直播,法官問東他答西,怕法庭表現留下記錄,好的律師則不然。司法改革要走陪審與直播,愈透明愈公平,隱私或直播影帶的惡意散播等等,技術上皆可克服。台灣教育制度不教人民懂法,愈威權愈怕演練權利,真正要司法改革不用開那麼多場會議,台灣社會運動愈來愈蓬勃,人民要懂法,官員才能守法…

《刑男大律師》商鞅變法收到立竿見影效果,是承諾守信說到做到,讓人民相信再大的官犯法與庶民同罪,太子犯罪,老師因而被割鼻子與刺青。黃社長寫了一本書300多頁『千萬別相信法院』,指出台灣司法問題所在,只要人民懂法,官員守法即可,法庭上檢察官如果恐嚇證人,證人懂法就可當場質疑。英國法治所以成功,在於人民不斷演練,但台灣不敢,尤其是訴訟權的演練。轉型正義就是把政府的犯罪抓起來…

《刑男大律師》憲法規定主權在民,但權利從來沒有交給台灣人民。戒嚴時期國民是被統治者、被奴役者,主權在國民黨手上。英國諾貝爾文學奬得主蕭伯納透過戲劇告訴人民如何行使權利,美國的法庭劇引起熱烈回響,告訴人民進入法庭如何演練自己的權利,台灣社會卻從來不演法庭劇。憲法規定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種權利,但除了選舉權其餘從沒讓人民行使過。在國家賠償法第13條保護下,檢察官、法官不管怎麼濫權或枉法判決都不需賠償,應立即廢除這條法令…

《刑男大律師》民主法治國家用司法來保護人民,當人民的財產、權利受到侵害時,法院可保護你。但國民黨用戒嚴法治國,目的不是保護人民的財產安全,而是維護執政者安全,行事思維認為政府官員不會犯錯,所以人民去告都告不贏,長期下來檢察官法官被訓練成只要大官進來,不能判他輸,一旦判輸就會被調職,幾十年來司法官的思維都是如此,戒嚴時期百姓進入法院如同進入絞肉機ㄧ樣可憐…

《刑男大律師》太極門案源自侯檢察官濫權起訴,監察院兩度糾正法務部及國稅局,刑事經過十年七個月,開庭58次,96年三審判決確定無罪無稅,並認定弟子贈與掌門人的敬師禮,屬贈與性質屬免稅所得。民國100年,行政院召開跨部會議,決議以公告調查結果做為敬師禮本質的依據,回收7401份都說是贈與,且台北高行、最高行四次判決太極門勝訴,台中高行林秋華等三位法官對同樣事實,竟做出完全相反的認定…

《刑男大律師》稽徵機關據以認定課稅要件事實的是證據方法,不是證據能力,但太極門稅務案件,中高行法官居然把證據方法當成是證據能力。自由心證是針對證據價值的力量做評斷,絕不是不需要受到證據方法、證據能力限制。不具證據能力的證據資料,必須被排除在外,不能當作認定事實的證據,不能夠影響法院的心證,能夠當自由心證範圍的都是有證據能力的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