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

老百姓投訴無門,只好尋求法律途徑解決,難怪稅捐訴訟排行第一,有個數據顯示稅捐訴訟的結果,上行政法院打稅務官司,敗訴率高達94%,難怪行政法庭會讓人民封為敗訴法庭,還真的是實至名歸呀!面對109年全台有1431萬件增加欠稅欠費待強制執行案件中,不知稅務單位如何處置?若非親身經歷,還不知稅務衙門是如此森嚴,莫名奇妙的冤稅也多如牛毛,感嘆台灣人真可憐!

在台灣,欠稅不用法官判決,國稅局就可下令將欠稅百姓限制出境、凍結財產、更可以管收關起來,真是可怕!在歐美民主法治國家是不會有這些戕害人權的稅政,也不會用形同貪污的查稅獎金來鼓勵稅官拼命開稅單。所以,新政府要推動「轉型正義」,應先推動「稅制改革」,要推動「稅制改革」,應先廢除「查稅獎金」。

有良心的稅官開錯稅單會向百姓對不起,就撤銷稅單了,無良的稅官就不管那麼多了,直接告訴百姓去告啊!因為稅官根本不會被懲處、不會罰錢,反而多領差旅費,請律師的錢也是納稅人出的,最後還有稅務獎勵金,何樂不為呢!然後不懂稅的法官當然聽稅官、罩稅官,連判決書都是抄錄稅官的答辯書,敗訴百姓不是冤大頭那是什麼?

官員想要升官發財,無不勾心鬥角,互揭瘡疤、抹黑對方,很少有不同職務的官員為了相同的利益而互相合作;官員為了獎金,不同職務的官員可以密切合作,克服困難,共同謀求最多的獎金。例如檢察官辦案,可以自行捏造被告的所得,丟給國稅局稅官發單課稅,在被害人提出行政救濟時,再被納保官、訴願委員、行政法官與國稅局稅官們合作,人民敗訴,再丟給行政執行署執行官執行查封、拍賣、甚至沒收,在拍賣、沒收成功後,官員們各自依稅單上的稅額乘上可以領獎金的比率領取獎金,這恐怕不是剝一層皮而己,而是剝了好幾層皮,很恐怖!

在台灣,百姓告上國稅局根本是一條不歸路,百姓要面對94%的敗訴率,剩下6%告贏了,先不要急著感恩法官,判決文加了一句「另為適法之處分」,國稅局就會很高興的再奉上一張稅單給您,您就GG了!這樣的法官真的不需要專業性,只要聽國稅局就可以了。百姓永遠不知道「官官相護」的威力有多大,正當百姓質疑行政法官的專業性,馬上政府就通過「司法院核發稅務專業法官證明書審查要點」,許多法官就可以輕鬆的就地合法,最高興的當然是國稅局,頗有「稅單既出,駟馬難追」,不容百姓挑戰,真的是國稅局一招玩死百姓!

日前媒體報導,有家燒肉店被檢舉,因賣過期肉品被開罰192萬元,而2位檢舉者可分配獎金96萬元,則一人最少有48萬元,想想獎金可真優渥呀!低層勞工一個月也不過27,000元,一年約 32萬4千元。我國檢舉獎金不勝枚舉,有交通違規,環保違規、國稅局查稅..等檢舉獎金。 

5月是財政部國稅局徵稅月,在獎金操作下是否又上千億超徵?查稅獎金本已經在2004年廢除,後來財政部國稅局竟以「作業要點」借屍還魂的死灰復燃,此等無法源依據的績效獎金何時廢除?豈是跟娛樂稅一樣,委員們向財政部質詢了N次,仍然不廢除,真不知財政部是無心?還是沒有行政效率?

5月報稅,財政部調高綜所稅每人基本生活費至新台幣20.2萬元。筆者提醒納稅人必須了解,這是納稅者權利保護法第四條:「納稅者為維持自己及受扶養親屬享有符合人性尊嚴之基本生活所需之費用,不得加以課稅。」明文的保護。而實施多年的納保法,賴士葆等立委們也注意到,原意是要保護人民的賦稅人權,但實際執行卻變了樣。其中最明顯的是「納保官」應由社會相關專業人士擔任,但結果是由國稅局遴選自己人(資深稅官)來擔任,引起民怨,根本是「請鬼拿藥單」,所幸立委們提案修法。

司法桃色風波再起!繼懲戒法院前院長李伯道被控對女下屬性騷擾,被移送懲戒法院職務法庭審理後,近日,士林地方法院法官蔡明宏,因涉及性騷及強制猥褻5位女同仁,亦遭監察彈劾審查會通過彈劾,移請懲戒法院給予最高嚴厲懲處。被害女書記官認為,當年士院及司法院雖啟動行政調查,將屬非告訴乃論的猥褻案,變成告訴乃論的性騷案,而後僅對蔡明宏記2支申誡處分結案。為此,已有被害人告發曾任士院的3位院長及司法院長,涉嫌隱匿證據與濫權不追訴罪。

一句「我很累」道出法官不為人知的辛酸血淚,士林地院李姓優秀司法官墜樓身亡,令人不捨,過勞是真正的主因嗎?為何司法院長的千字文回應,無法引起共鳴,死諫的背後是否仍有不解的謎題。

中時時評的文章「司法官的悲哀」,似乎道出一些端倪,審視許宗力7年司法院長任內所推動的司法改革讓法官,成了夾心餅乾,加上行政機關濫權興訟,更讓「司法正義」這道牆搖搖欲墜。另有文章將矛頭指向,少數審判長的一意孤行,造成同審法官的壓力,尤其一些在院內有樹大根深的人脈勢力,自律會卻無法發揮功能。文章中直指長官都喜歡天下太平,縱使這個「太平」是粉飾出來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士林地方法院刑事庭法官「我很累」三個字道出所有司法人員心中的痛。在一般人眼中法官是高高在上的人中之龍鳳,那麼令人羨慕的頭銜和職位,怎麼捨得說離開就離開?到底是誰把法官逼上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