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近百年的「國際人權聯盟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for Human Rights, FIDH) 年會日前首度在台灣舉行,全球各地三百多位人權鬥士參與盛會。蔡英文總統(左圖)致詞表示, 自她上任以來,政府團隊致力提升社會全方位的人權保障, 也將重要的國際人權公約國內法化,努力將台灣打造成一個更公平、更公正的地方 。

政府像一個建築師,要為人民打造一個堅實可靠的房子,讓人民可以遮風避雨、安穩生活,「公平」與「正義」猶如屋子的樑與柱,這若是執政者心中應念茲在茲的責任,就會有除錯的勇氣、能力與遠見。

私菸案燒不停,總統府說不清, 吳姓立委質詢時說,私菸案從馬前總統時代就開始,行政機關有師徒制,前輩教新手怎麼做,新手就怎麼做,結果把違法的事傳承下來,後來新手被抓,應該對以前犯錯的人一併究責。

這位立委說得極是,台灣應該對曾經濫權的官員,同等的「嚴懲究責」。但若要讓官員尊重人權、民命,更應「無時效限制」的追訴,因為人民賦予的權力,官員卻用來圖利自己的「權」與「利」,無視人民受苦,甚至吸民血、榨民膏,怎能縱容!

大法官會議日前針對軍公教年金改革做成釋憲解釋,同時也公布了大法官協同意見書及不同意見書,在不同意見書中,有大法官指出「公共支出所涉及的各種舞弊與浪費,才是造成國家財政危機的罪魁禍首。」其實這只是國家浪費公帑的一小部分。龐大的公務員人事開銷,以及浮編的預算,制度的不健全才是真正的元兇,讓國家財政深陷危機。

香港反送中期間,正逢台灣朝野兩黨總統候選人初選,為避免對岸干涉,蔡總統於七月初公告國家安全法增修條文,好增強台灣對共產黨的抵抗力。部份條文如下。

第二條之一:人民不得為外國、大陸地區、香港、澳門、境外敵對勢力或其派遣之人為下列行為,

一、發起、資助、主持、操縱、指揮或發展組織 …(以下略)

第二條之二:國家安全之維護,應及於中華民國領域內網際空間及其實體空間。

最近9800條團購免稅菸,已然榮登媒體與全民茶餘飯後的熱議話題,無論是「選舉備貨用」、「各部會打點說」、「鬥爭逼宮論」、「紅利貼補家用」等等眾家名嘴深入淺出地剖析,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其實,這個問題就只是一個:帶「一條菸」合法,而帶「兩條菸」違法,這麼簡單的事情啊!

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日前召開記者會表示,收集全球人均GDP前100個國家的大學學雜費資料,以「購買力平價」換算後的學雜費,進行國際比較,台灣的學雜費高居第14名,非教育部聲稱的「已相當低廉」,並呼籲教育部勿讓任何一所學校調漲學費;而大學學費已連續14年凍漲,人事成本因薪資調漲增加,要維持高品質辦學,又不能調整學雜費,各大專院校校長,也有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之苦。因此,學校與教師只能如火如荼地提計畫、拼評鑑、搶資源,這樣的台灣高教難免令人擔憂!

稅務案件行政救濟最為人詬病的問題,乃實務上存在行政訴訟纏訟多年,卻仍然無法終局確定的「萬年稅單」現象。源於當事人若對「課稅處分」不服,不得直接提起訴願,須先申請復查,若對於復查結果不服,雖可循序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但行政訴訟法院乃以「復查決定」及「訴願決定」為審查對象,只會撤銷「復查決定」及「訴願決定」,而非原來的「課稅處分」。以致稅捐稽徵機關只要重新作成新的「復查決定」,當事人就必須重新再進行救濟,讓成功打贏稅法官司的當事人,再度陷入救濟困境,不斷輪迴。

行政院近日接連拋出福利措施,有人說是選舉到了才狂灑錢;蔡總統日前也公布了「財政紀律法」,希望制約政府機關,花錢要謹慎小心。照顧人民本來就是政府的責任,不能因為選舉因素就讓政策停滯,而台灣的財政困境也確實要誠實面對,認真改革。

台灣長年低薪、物價高漲,民生負擔越來越重,國債高築,台灣財政就像一輛漏油的車,沒有找到故障之處修補,再怎麼努力加油也跑不動。

台灣歲入不敷歲出時,政府可以合法借債,讓國家財政赤字連年, 政府常說我們舉債佔GDP比率只有30%-40%,比起日本高於200%、美國高於100% 、新加坡也高於100%,我們還算健康,真的是這樣嗎?

五月的第一天是勞動節,生活在台灣的年輕勞動人口,面對台灣高居全球宜居國家前段排名,為何許多人選擇外漂?日前主計總處公告,2017年國人赴海外工作達73.6萬人,104人力銀行則表示外漂族恐破100萬大關。為何有如此諷刺的狀況呢?

首先是年輕族群的失業率持續攀升。根據主計總處統計,2018年平均失業率為3.7%,但20-24歲的失業率卻高達12%,甚至比十年前金融海嘯時還高。

桃園聯新醫療集團執行長、壢新醫院院長張煥禎涉嫌逃漏稅新台幣五億元,遭檢察官起訴,但因「一事不二罰」原則,根據稅捐稽徵法規定,除刑事有期徒刑責任外,最重僅能六萬元罰金。

立委揭露過去判決,實務上對惡意逃稅案件的刑度,僅2-4個月有期徒刑及併科至多六萬元的罰金,與倍數的行政罰鍰相比,明顯違反比例原則,有人認為此現象會讓很多逃漏上億稅金的權貴輕易脫身。對此,立法院認為有必要修正稅捐稽徵法,提高逃漏稅的裁罰金額,以求衡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