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

幾個月下來,選舉活動熱絡,大家你來我往的口水戰好不熱鬧,牽動百姓的心上上下下,說真的,大家互相抹黑,抹來抹去,好似天下烏鴉一般黑,百姓還是不知道誰說的對、誰說的錯,百姓看著候選人罵來罵去,人心都跟著浮動,真的很亂,長此以往,時局必然更亂,還好選舉終究會結束,雖然是幾家歡樂幾家愁,但人民生活回到正軌,勝不驕敗不餒,輸的下一次選舉再來努力,也是大方的向勝者恭喜!這就是民主政治,我們台灣真的做到了。也難怪許多國家稱台灣是民主的燈塔。

最近聽聞財政部長將回歸教職,接手的熱門人選中赫然出現彰化銀行董座凌忠嫄,攤開資歷差點沒被嚇倒,土地銀行董事長、賦稅署組長、財政部主任祕書、財政部北區國稅局局長、財政部台北國稅局局長,來頭可真不小。

受「旋轉門條款」限制,公務員於公部門離職後,三年內不可擔任前五年內職務所管轄的單位,但財金官員退休後,若先到台銀、土銀等百分之百國營行庫任職,則可因具公務員身分,而不受限制,屢遭外界批評為漏洞。

12月10日是國際人權日,人權就像陽光、空氣和水分,並不會時時去注意它的存在,但它是生命最重要的成分;一但失去人權,就像被拘禁在無底的牢籠之中,隨時都可能會失去生命。總統蔡英文參加去年世界人權日開幕活動說,「我們今天享有的自由和民主,是因為過去一代又一代的台灣人,犧牲了自己的生命和自由,記得歷史,反省過去,能夠讓我們不要重蹈覆轍,也能夠更進一步的團結社會,這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面對轉型正義的工程,應該要達成的任務。」

內政部承接清除威權象徵業務,目標就是掃除現在全國,尚未拆掉的900多座兩蔣銅像,拆一座就給10萬。給人的感覺很不好,這是變調的轉型正義,目前擺在建中校園門口的一尊蔣公銅像,建中學生表示,它要留著,代表我們建中人開放的心態,反而是跟以前做出一些反差,因為以前銅像,我們都不能對它做任何事情,但現在我們可以對銅像做裝扮,聖誕節給它戴個帽子之類的,不會太意識形態去看它,幹嘛拆掉,留著就好啦!

台灣疫情爆發以來,網路熱議「校正回歸」、「類火車」、「逾假未歸」、「台灣不缺電」、台積電工程師赴美是「人才交流」而非外流…等瞎話之後,連維護公理的法院也出現荒唐言詞,發生於109竹北黃媽媽事件,近日庭審自訴案後,原告代理人張靜律師表示,警察分局長召開記者會與發佈新聞稿主張是行使「言論自由」,真是荒唐!人民真的痛心,難道台灣已經不再有面對事實真相的能力了嗎?那在20多年前侯寬仁檢察官帶著媒體辦案也是「言論自由」喔!而且是開山祖師輩份的荒唐惡官,還能上政論新聞節目公然的討論案情,真是無敵!

稅不該是為了懲罰而存在,法都可能因情理而轉圜,更何況是稅,然而欲加之稅何患無辭,「洋菇大王」林天財被罰稅12億元一案,不是唯一被國稅局冤判案件,也不會最後一件。通貨膨脹知多少,阿堂鹹粥一漲再漲,這不算誇張,如果通貨膨脹會危及生命,那才叫人難以置信;曾經大陸有這樣的法律,只要偷竊大於一定的金額,就可能被判死刑。由於金額固定,因為通貨膨脹的關係,一不小心就可能落入死刑的威脅。

一部由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透析」,巧妙地闡述這司法的難題:有年輕人因偷竊了兩部汽車,依據當時法律應被判死刑,但法律已經修正,只是未到生效施行日期,鐵面無私的法官堅持「惡法亦法」,沒有半點通融。

現在都會區房價動輒衝破千萬甚至數千萬,即使是偏遠地區的房屋,對薪資23K起跳的年輕人,都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但總是有不放棄夢想的年輕人,節衣縮食也想買一間房子來成家立業。

由於政府的錯誤指控,許多無辜民眾被冠上「詐欺者」的烙印,荷蘭總理為挽回人民的信任,宣布內閣總辭負責。這起兒福津貼醜聞最早始於2012年,相關民眾因為瑣碎的行政疏失,像是忘了在文件上簽名等等,便被政府控以詐領津貼的罪名,並索取數萬歐元的賠償。比金錢損失更嚴重的是,許多被誣告的民眾因此受到大眾指責,面對漫長的稅務稽查,丟了工作,陷入財務危機,人際關係也因而瓦解。

官員若是執法不當,草菅人命,多少人含冤莫白在暗夜裡悲泣?蕭開平擔任法醫時,因為他錯誤的鑑定意見,導致江國慶被槍斃、謝志宏冤獄十八年、徐自強與蘇建和三人再審纏訟多年,始告平反。國家也因為這些錯誤,付出了總共一億四千七百十四萬元冤案的刑事補償金。多年來民間團體及監察院要求法務部要向蕭開平處分究責,但至今他不但連「記過」都沒有,退休後還被法務部找回來繼續培訓年輕的法醫師,法務部蔡清祥部長還親自頒發「感謝狀」,表揚他長期投入法醫工作「術德兼備,無私奉獻,足堪典範」,真是讓人民吐血!。

「都大人了,還是高官,怎麼會失蹤?」台北市政府、信義商圈周邊,出現大批「尋人啟事」行動,地毯式搜索法務部行政執行署正、副署長林慶宗、陳盈錦,引來大批民眾駐足觀看。民團為了力阻太極門修行聖地被違法強行拍賣,持續在行政執行署前陳情近一個半月,執行署署長、副署長卻神隱,來個避不見面。前桃園市長鄭文燦曾公開呼籲,太極門假案法院已經判定無罪無欠稅,在行政訴訟上已勝訴,賦稅署應該做個決定,課稅要依法,歷史的錯誤政府要更正,太極門案件要畫下句點,不然就會形成「稅法獨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