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

郭瑤琪案先不談是否真是冤案?重新檢視這個案子辦案、審案的手法,且不說司法制度如何,也不說司法官員有否良心辦案,而是看台灣的司法人權有被重視嗎?

前交通部長郭堅稱:「只收到茶葉,罐內沒有裝錢。」檢察官查遍所有郭和親友的帳戶都沒有發現可疑的金錢異動,在她家翻箱倒櫃搜到的美金(郭說是國外旅行所剩的零錢)也都是號碼不連貫的零鈔。如此沒有證據力的「證據」,如何佐證「郭有收賄」?最後法官仍以「推想」認定郭收賄而判以重刑。用「推想」論罪是保障人權嗎?

最近政府打炒房接連出招,財政部提出「房地合一稅二.○」,將短期持有定義由二年延長至五年,持有五年內出售課徵重稅。

財政部長蘇建榮表示,去年下半年開始,投機性需求出現,房價蠢蠢欲動,政府採取一連串「預防」措施,透過房地合一稅二.○加重力道抑制投機炒作,避免造成房價上漲的預期心理;但目前生效日期及回溯與否尚未確定,將根據立法院審議結果再決定。

106年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針對司法科學、鑑定機制之議題,決議建立獨立行使職權的國家級司法科學委員會,其成員應包含人權、心理、法律、醫學、腦科學、刑事鑑識科學等相關領域專家,專責政策、教育與認證事項,以強化司法發現真實之能力。而法務部正在籌畫者,乃是將法務部法醫研究所改名為國家司法科學研究院,這種換湯不換藥、名不符實的作法,與此決議的目的與精神相違背。

台灣稅務問題嚴重,眾所皆知,像欠稅可以管收與限制出境都是太超過,更離譜的是稅官可以不理司法判決,繼續開稅單,還有行政法官有著一群不懂稅法的稅務專業法官,都要依照被告國稅局的答辯書作出判決,百姓只得到6%的勝訴率,更可憐的是獲得勝訴的百姓,仍舊要面對重開稅單的待遇,真是欲哭無淚啊!

TRF是一種衍生性金融商品,這裡講的是人民幣可贖回遠期合約。 TRF風暴從103年初爆發至今已八年多了受害金額近四兆,呼籲金融主管機關要追究到底,究竟為什麼會有如此鉅額的金融交易損失,而且大多數的受災戶是中小企業台商。

劉家龍董事長,本身也是TRF受害聯盟幹部,他提到一個國家金融財政是一門專業的領域,是值得信任與肯定的,但長年下來,這群專業人才抵不住權力與利益的誘惑,形成一個封閉的系統。

一位正值青春年華的大學生梁禕玲,為何會如此關心法稅議題呢?大家應該會很好奇,像這樣的年輕人平常也不用繳稅,但是大家知道嗎,在她還在就讀幼稚園的時候,就已經淪為了稅災戶了,很難想像吧!

梁小姐小時候家裡加盟了一間書局,父母親也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都有依法且依時的繳納稅金,經營的十幾年來都是以加盟的公司行號去繳納稅金;但是有一天,國稅局出現了,他說我們的公司行號與書局的招牌不同,其中有五個年度要以「招牌」為名繳稅,而原先已經以公司行號所繳納的稅金,他們說不算數也不願意承認已繳去的那筆錢,五個年度所加總起來的稅款大約有一百多萬,這根本就不是我們家可以負荷的。

台中市張姓小姐,向人借款僅簽下14萬元本票,價值1500萬元透天厝竟遭法院不當拍賣僅980多萬元,控訴「法院好黑?」

張女在109年1月間向林女借14萬元,簽下1張本票後,同年2月已償還7萬6000元,林女卻持本票向台中地院聲請強制執行,張女在同年6月及7月間共匯款6萬9700元,償還14萬5700元,已給本金及利息,因基於信任,沒有取回本票。林女竟聲請本票強制執行,在同年9月獲准後,又向台中地院聲請查封張女名下透天厝拍賣。

偵辦多起大案、轟轟烈烈起訴被告,最後卻多無罪收場的檢察官侯寬仁,被監委李復甸、葉耀鵬、杜善良調查掀出,91年偵辦雲林縣廢土棄置場弊案時,使用訊問語詞與案情無關,足使被告產生心理威嚇壓力,並以笑謔怒罵意涵不當訊問用語對待被告。監院指侯寬仁不當濫權偵訊的案件不只一件,是有不當行為檢察官中最顯著的一位。

馬來西亞大權在握的反貪腐部門首長阿占(Azam Baki)因涉及持有數百萬張股票交易的爭議,數百名民眾在首都吉隆坡高喊「反貪腐」,要求他下台。反貪腐部門官員涉貪腐案件,讓向來沉默的馬來西亞人民炸鍋,上街要求官員下台。台灣司法界最近也有一件人事調動引起討論,那就是廉政署副署長侯寬仁升任法醫研究所所長。上網查了一下,竟發現候寬仁當檢察官時驚人的辦案史。

回顧這起事件,當時苗栗縣政府準備執行都市計畫,2010年派出怪手,挖毀拒絕徵收戶的稻田,引起社會關注,當時行政院長吳敦義承諾「劃地還農,原屋保留」,但住戶們仍收到縣府公文,被要求限期搬出,否則強制拆除。

99年苗栗縣竹南大埔事件,人稱「大埔阿嬤」的72歲婦人朱馮敏在家中喝農藥自殺身亡,家屬認定是被苗栗縣政府強徵農地「逼死」,談及這段往事,仍難掩心中傷痛。朱阿嬤是大埔四戶之一朱樹的妻子,苗栗縣府辦理大埔徵地案,原計畫徵收他們位於公義路上的六間房子與約一甲的農田,當時她得知後憂心不已,因此罹患憂鬱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