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被烏龍稅單玩到死 冗長稅務行政救濟何時了

2019/11/13    文/林文/退休教師(桃園市)

台商出走、農漁業出走、人才也出走,那台灣還留下什麼?台灣的投資環境、經濟、及法稅條款不利於平民百姓之下,台灣的希望在那裡?人才是國家之本,是國力的展現,卻讓年輕人看不到未來,真叫人擔心。

曾經有位丁先生在父親過世50年後,還接到強制執行公文追討1500元罰款,政府追債還窮追不捨!然而政府行政的缺失,完全不顧及因一張烏龍罰單,對百姓的生命財產造成的威脅與傷害,猶如白色恐怖般的傷口難以彌補。

無獨有偶,在親友身上亦被「無中生有」的烏龍稅單折磨了30多年,過世4年後法院還要強制執行,凍結財產、限制出境、禁治產。這30年稅捐機關可以逐步去把性別、身分證字號、住址都改成同名同姓親友的基本資料,然後像候鳥一樣準時每年發單課稅,最後連課帶罰做出最嚴厲的判決「限制出境」,讓平民百姓生活在恐懼不安之中,這樣子玩弄百姓至死都不放過,「酷吏」還真名符其實呢?

前台大陳志龍教授認為,行政法院已腐敗到不成法院,解嚴後,行政獨立和司法獨立幾乎沒有,稅吏不該掌控一切,稅務單位應該法制化,但行政法院現在仍不是獨立的法院,還是戒嚴時期的法院,竟受到「指令拘束」,行政法院應有司法獨立觀念,不應受到財政部和稅務機關的指令和拘束,應該站在人民這邊、法律這邊。

一個行政疏忽可以不顧百姓的基本權利,一張「烏龍稅單」卻可以讓稅務官員玩了三十多年,太扯了吧!流浪法庭30年的受害者也令人掬一把同情之淚。目前台灣欠稅欠費強制執行高達1021萬件,稅災已氾濫成巨災!無怪乎冗長的稅務行政救濟,就是成就酷吏的萬年稅單的淵藪,完全無視於憲法保護人民的生存權、財產權…等基本人權,只是任由濫權違法官員摧殘百姓而已。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