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稅追追追》長夜將盡黎明就要到來了 關廠工人臥軌抗議 7

 

於發生關廠工人臥軌事件後,令人遺憾的,總統府及勞委會仍定調本案為私人間(勞委會為私人?)的消費借貸。當年總統表示本案為法律問題,並表示代償沒有法律依據云云。言下之意即是: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勞委會告勞工還錢,有何不對?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關廠工人案的法律問題,我們深信真理越辯越明,我們對於關廠工人老阿嬤們的支持,並非僅基於深刻的同情,更是基於理性的因素。相信法律的本質就是講道理,而台灣是一個可以講道理的社會。首先,官方的說法完全是一種去歷史、去脈絡的說法。不管當初的背景、條件、歷史脈絡是甚麼,唯一的依據就是討債集團式的:白紙黑字,這個契約上寫的就是消費借貸契約!你還有甚麼話說?

然而,解釋法律條文或契約,絕非僅僅靠寫了甚麼,這是法學緒論的第一課。民法第98條就說了:解釋意思表示應探求當事人之真意,不得拘泥於所用之辭句。

最高法院的判決進一步說,解釋意思表示端在探求表意人為意思表示之目的性及法律行為之和諧性,解釋契約尤須斟酌交易上之習慣及經濟目的,依誠信原則而為之。關於法律行為之解釋方法,應以當事人所欲達到之目的、習慣、任意法規及誠信原則為標準,合理解釋之,其中應將目的列為最先,習慣次之,任意法規又次之,誠信原則始終介於其間以修正或補足之(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671號判決參照)。

本案官方說契約上寫消費借貸契約,但是官方沒說的是,契約的第一行字就是說,本契約是依據: 「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實施要點」,這個要點是個公法行政規則,若是私人借貸,何必要公法上依據?

再進一步而言,該規則的依據是就業服務法第24條,該條規定: 「主管機關對下列自願就業人員,應訂定計畫,致力促進其就業;必要時,得發給相關津貼或補助金:一、獨力負擔家計者。二、中高齡者。三、身心障礙者。四、原住民。五、生活扶助戶中有工作能力者。六、長期失業者。七、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認為有必要者。

前項計畫應定期檢討,落實其成效。第一項津貼或補助金之申請資格、金額、期間、經費來源及其他相關事項之辦法,由主管機關定之。」由這個條文可以看到,講得就是津貼或補助金,跟私人借貸有甚麼關係?

因此勞委會沒說的是,該契約根本就是以消費借貸之名為國家公行政任務,發放津貼與失業勞工。 從這個角度來理解,便能夠了解,為何本案「貸款」的金額是根據失業勞工的年資與新資來計算,所得出的數字也與資遣費及退休金相同。再來,我們要問的是,何以勞委會要發放津貼?將本案的歷史脈絡放進來看,答案便昭然若揭。關廠工人臥軌抗議,我們下集繼續分享。

廣播類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