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銷違法稅單 稅改重要一環

2019/08/02    文/陳穎芝/經理(新竹市)

馬英九洩密無罪,北檢痛批初一十五不一樣,很難想像,同一個事實界定出來的結果,因法官而有不同。然而,這在台灣的司法界,卻已司空見慣,甚至有被告在死刑與無罪間徘徊,光精神的折磨,就已讓人難以承受。

比起司法,稅法有過之而無不及,幾乎雷同且一面倒的判決,不似月亮的善變,倒像是極地氣候的考驗,人民勝訴率不到6%。期間更有整個年度,百分之百判人民敗訴的稅務法官。會促成這些亂象,當然逃不過專家學者的眼睛,具有律師背景的前立委黃文玲,在一場論壇會中,提出看法與見解。首先是稅務獎勵金,早已淪為官員的私房錢,其擔任立委之時,好幾次提出要廢止,卻阻力重重。近年來超徵六千多億的稅,大都是從納稅人身上不當取得的。其次是違法稅單滿天飛,造成了人民對司法稅法的不信任,如何撤銷違法稅單,是稅法改革的重要一環。最後是解釋函令的浮濫,9000多則的解釋函令,有多少是已經過時且不符合實務呢?

前一陣子人民對法官的不信任度高達八成,最近,新的調查報告指出,目前不信任度降到五成六,然而,才幾個月的時間,又沒有重大改變,這真的能讓人相信嗎?黃文玲疑惑地反問。研究稅法領域的台大法律系教授葛克昌,長久以來關注稅務的相關法令。其提到納保法有規定,稅務專業法官須有一定的資格與執照,然而,就在納保法即將施行之際,有了公告與辦法:只要辦過40件稅務相關案件,就可取得稅務專業法官資格。葛克昌質疑這是過渡時期嗎?時期多長呢,怎麼可以一躍而變成終身職呢?現在律師都已經可以選考稅法,居然法官還沒有,且納保法施行這麼久了,一點動作也沒看到。

前大法官許玉秀說,國家給人民兩大痛苦,第一是刑法,會被關在監獄;另一個就是拔毛,也就是課稅。兩大痛苦都與法官息息相關,不管政黨輪替,或選舉的廝殺角力,只要能拉近法、稅與人民或與善的距離,相信就是最大的正義與轉型。惟有讓台灣走向專業法庭,讓專業的法官做出正確的判決,才能重新喚起人民對司法與稅法的信心。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