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人才外流 台灣競爭力岌岌可危

文/羅依林/博士班生(新竹市)

我是一位國立大學生物醫學博士班的學生,國外的生技產業皆已蓬勃發展,但台灣卻輸給國外一大截,我的許多學長姊及同學們,都因爲考慮到台灣生技產業沒有發展只好轉而到國外求學及工作。政府說要發展生醫產業,還在竹北高鐵站附近規劃了好大一塊生醫園區,最後也是不了了之,成了名副其實的蚊子館。

台灣的平均薪資根據媒體報導已倒退了17年,年輕人領22k,成為月光族,窮忙族的新聞時有所聞,而物價跟房價仍然持續飆高,今日台灣的年輕人對未來沒有一點安全感或希望,這樣的低薪連自己都養不活,更別談買房或是結婚生子了。

前陣子參加法稅改革聯盟的論壇,聽到了一位同樣是生物領域的前輩葉揚春博士的悲慘故事,讓我十分傷感。葉博士赴美留學及工作,在民國90年時學成歸國,當時,他帶著屬於他自己的生醫技術加入了一間公司,該公司與葉博士談定以技術入股方式,發給葉博士技術股,同時也經過了董事會同意以及經濟部核准,但國稅局竟認定他的技術股是薪資所得,要求補繳400多萬的稅金,技術股和薪資所得的課稅基準完全不一樣,當時國稅局委託內湖稽徵所調查時,稽徵所表示這不是技術股就是公司贈與,沒有薪資所得這個選項,但是,國稅局以稅收至上的原則,憑「推理」硬是要課徵薪資所得,在葉博士還在為烏龍稅單打官司申訴的期間,執行處就拿走了他銀行的錢、並限制他出境,老婆和小孩都在國外無法相見,後來妻子因爲無法諒解也和他離婚了,孩子也留在美國且對台灣政府十分不諒解,只剩下葉博士自己孤苦地留在台灣為烏龍稅單奔波,而那些亂開稅單讓葉博士妻離子散的稅官卻都沒事,照樣爽領稅務獎金,升官發財。

好不容易有學成歸國的人才,卻遭到台灣稅制不良、國稅局烏龍稅單的迫害。這樣的台灣,外資怎麼敢來投資?專業人才怎麼會想留下來?再仔細探究台灣經濟低迷和法稅政策的關聯性,才發現台灣經濟如此不景氣,政府卻連年超徵稅收,四年內竟超徵稅金5千多億,但薪水不漲,人民十分辛苦,這些超徵的稅收怎麼來的?這些稅收又到底都用在哪?全台灣遍佈了許多蚊子工業區,我們生醫人所期待的竹北生醫園區就是其中之一,國家把人民當提款機,搞到人才資金都外流,台灣的國力衰退到亞洲經濟成長倒數第一!

看到台灣這樣的亂象,讓我對未來感到憂心,難道,我只能選擇離開我的家人,到國外發展嗎?我愛台灣,我愛我的家人,因此真心希望台灣的租稅環境能改善,好的稅制可以讓人民幸福,讓國家興盛;敗壞的制度、腐化的良心,只會讓人民痛苦,接著就是國家衰敗。因此我希望我們的政府,本著良心,將超徵的稅收退還人民、並廢除國稅局的稅務獎金、杜絕違法稅單,不要再當個公務強盜,強徵人民的財產,讓人民安居樂業,讓青年能對未來充滿希望,繼續留在台灣愛家人、愛國家。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