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成長到哪去了?

文/梅天良/敎師(桃園市)

以〈21世紀資本論〉風靡全球的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數年前訪問台灣時,曾表示台灣的GDP成長與薪水的倒退,兩者比例反差太多,他質疑這些GDP成長到哪去了?但他肯定GDP成長一定是去了某些地方!

台灣近十幾年來的GDP統計,平均在正1%至6%之間,但為何同一期間台灣上班族薪資卻是倒退的呢?箇中原因,若薪資族不關心稅,真相恐怕難以浮現,看看稅收根據財政部統計,三年來超徵4239億,今年前三季超收1323億,總計超收 5562億。如果新加坡超收退稅給人民,以105年當年家戶總數約856萬戶來算,每戶可以退稅65,000元。相當青年二、三個月薪水啊!連過去財政困難瀕臨倒閉的希臘,痛定思痛改革,這幾年已有盈餘,現在還準備發給每人相當3.5萬台幣現金的福利。

GDP成長到哪去了?償還國債還是讓人民更幸福,都沒有啊!例如最近兆豐金被罰57億,獵雷艦案公股銀行恐損失205億,這些都會從國人繳的稅去填補,但好像沒發現薪資族有什麼抱怨!如果占台灣大多數的薪資族,不關心徵稅程序是否正義、各種稅率是否合理、稅收運用是否廉潔,就會如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斯的疑問,台灣經濟的GDP成果,是不會留給薪資族的,午餐不會天上掉下來的!然而薪資族領的是固定的薪水,繳稅計算公式很單純,很少收到奇怪的稅單,因此很少與國稅局有爭議,不曾領教過台灣的徵稅程序有多霸道,因此不會同理心在薪資之外有收入者的心情,這些薪資之外的收入者,面對國稅局突如其來開出的稅單,往往是敢怒不敢言,通常是被逼上協商桌,搓湯圓式的搓出一個數字繳稅了事。

即使很有信心認為自己對而勇敢爭取權益,但根據統計,人民在行政法院贏的比率大約只有5%,這還是美化後的數字,因為前面的復查和訴願程序,就已經讓很多企業家、投資者屈服了,更何況即使在行政法院贏了,也只是讓國稅局拿回去另為適法之處分而已,行政法院不做終結判決,等於程序重新來。

薪資者應多關心稅制,舉例2009年台灣遺產稅率從50%改成10%,連張忠謀都批評這是錯誤的政策,因為回流的資金反而流向房地產,導致房價大漲,加劇貧富差距;前財長張盛和推動證交稅提高,結果反而造成接下來的股市動能持續降低,證交稅收每年短徵數百億,影響國家預算編列建設,了解這些就不難發現是啥原因,吃掉GDP成長了?

分享給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