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心靈修行團體應該免稅─包括太極門

By Massimo Introvigne*

作者:馬西莫·英特羅維吉*

 

作者介紹:

馬西莫·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1955年6月14日生於羅馬,義大利社會學家。他創立了新興宗教研究中心(CESNUR)並擔任主任,該研究中心為研究新興宗教團體的學者提供了一個國際網絡平台。英特羅維吉教授在社會宗教學領域著有大約70本書及100多篇論文,也是《義大利宗教百科全書》的主要作者。與此同時,他是《跨學科宗教研究期刊》編輯委員會成員之一,也是加州大學出版社《新宗教》雜誌的董事會成員。2011年1月5日至12月31日,他曾任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CE)「打擊種族主義、仇外心理以及歧視(尤其關注對基督教等宗教團體成員的歧視)的代表」。2012年,他出任宗教自由觀察站主席,該組織是意大利外交部為了監督全世界宗教自由問題而創立的。


前言

這是台灣法律的問題,但宗教或信仰自由的一般原則以及常識也告訴我們,宗教和心靈層面不應徵稅。

歐洲宗教學院 2024 5 20 日在義大利巴勒摩舉行「2024 年選舉後台灣的宗教:社會和稅收問題」會議的結論。

 

我們在這場次會議上聽到,太極門弟子給師父的所謂「紅包」中的金錢供養被曲解為(不存在的)補習班的學費,是源自於對師徒關係和武術傳授方式的誤解,這也是一場災難,也是自伊本·赫勒敦以來的智者警告濫用稅收可能導致曾經繁榮的社會衰落的一個例子。人們希望 2024 年大選後,今天就職的新總統可以終結此案。

 

不過,有一個問題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也許應該在我的結論中稍作討論。補習學校的學費需繳稅,心靈修行團體中弟子送給大師(師父)的禮物是免稅的。為什麼呢?

 

答案很簡單:因為根據台灣的法律和慣例,弟子向氣功、武術和修行的大師贈送禮物是免稅的,許多其他類似組織都免稅,太極門也不應該被徵稅。

 

台灣學者告訴我們,就台灣法律而言,這肯定是正確的,然而,儘管事實如此,太極門案仍然懸而未決。世界各地還有許多其他未解決的案件,其中稅收被用作歧視宗教和心靈少數群體的工具,這表明僅僅說服法院是不夠的,還得讓公眾輿論法庭認同。

 

我們身處的義大利這個國家,從 19 世紀起,諷刺漫畫最常見的主題之一就是肥胖的天主教神父吃得很好,靠貧窮和天真的教區居民的饋贈變得富有。時至今日,這仍然是反天主教和反宗教爭議的一個論點,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教宗方濟各在衣著和行為上常採取一些人不喜歡或認為過度的貧窮風格。我們不時聽到有人對宗教應免稅的原則提出批評,甚至採取法律行動,他們認為心靈修行團體並不比許多其他納稅團體更好,而且確實受到多起醜聞的困擾。

 

這種說法不只在義大利。1970 年美國最高法院最著名的判決之一「沃爾茲訴紐約市稅務委員會案」就是以此為主題。在紐約史泰登島擁有房地產的弗雷德里克沃爾茲(Frederick Walz)抱怨說,他應該為其房產納稅,而宗教組織卻不需要,這違反了第一修正案中關於政教分離的規定。

 

「沃爾茲」判決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為它不僅限於注意到顯而易見的事實,即美國憲法的起草者受到對宗教的「仁慈中立」的啟發,這與法國式的「世俗主義」不同。他們顛覆了沃爾茲的論點,指出事實上為了保護政教分離,需要規定宗教不可徵稅。該判決的結論是,「對宗教組織的豁免,結果僅會在教會與國家之間造成最小程度的、遙遠的牽連關係,其牽連程度,遠遠小於對教會徵稅。豁免課稅的規定,可使政教之間的牽連更微弱、遙遠,因為此舉限制了政教之間的財政關係,強化原先期望的政教分離原則。」

 

如果允許國家對宗教和心靈修行團體徵稅,國家將有權透過調整稅收來控制他們。正如美國最高法院在 1819 年「麥卡洛克訴馬裡蘭州案」的判決中所說,「徵稅的權力涉及破壞的權力」,美國法學家肯·雅各布森(Ken Jacobsen)已討論了這項原則對太極門案的影響。因此,宗教自由要求宗教免稅,而這種免稅實際上保留了而不是否認了政教分離原則。

 

這是「向宗教和心靈修行組織贈送禮物、並且用這些禮物購買的財產免稅」的主要論點,但不是唯一的理由。研究過宗教和心靈信仰的經濟學家得出的結論是,它們可以讓政府節省大量資金。許多國家都有慈善機構,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服務,包括救災,費用由自己或教區居民承擔。 國家(也許)能夠提供相同的服務,但要花納稅人的錢。

 

經濟學家也認為,許多宗教和心靈修行組織改善成員的身心健康,並普遍教導健康的生活方式,使他們遠離酗酒和吸毒。如果這是真的,那麼這些宗教心靈團體可以幫助政府節省數百萬美元的醫療費用。一些宗教組織也會自費或由其成員出錢舉辦文化活動和表演,這有利於提高其國家和政府在國內外的聲望。

 

對於太極門和台灣來說確實如此。研究太極門的人聽到無數弟子的見證,他們主張在太極門氣功養生學會練習氣功對健康大有裨益,弟子也為全世界帶來精彩的文化表演,無疑提升了台灣的國際形象,而且他們都是義工,都是自費出國展演。

 

當然,關於這個主題有豐富的文獻,對話可以繼續下去, 我相信我已經為回答「為什麼宗教和太極門等心靈修行團體都應該免稅」的問題,貢獻了第一批要素。這是台灣法律的問題,也是宗教或信仰自由和常識的問題。在捍衛宗教和心靈修行團體免稅的權利時,我們不應該羞於啟齒。

 

原文連結

https://bitterwinter.org/why-spiritual-organizations-should-be-tax-exempt-including-tai-ji-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