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報調查:暖化否定論陣營 大把政治獻金來自Google

英國衛報報導,雖然Google堅持它支持減緩氣候變遷的行動,卻也同時提供「可觀」政治獻金給氣候暖化否定論者。

Google在官網上公布數百個捐贈政治獻金的對象,十多個抱持氣候暖化否定論立場的組織赫然在列,有些曾發起反對氣候立法的運動、質疑採取氣候行動的必要性,或積極遊說取消歐巴馬時代的環境保護政策。

這些組織包括競爭企業研究所(Competitive Enterprise Institute,CEI),這個保守派政策組織協助說服川普政府放棄巴黎協定,並批評白宮保留太多環境法規。Google曾表示對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決定感到失望,但卻繼續支持CEI。

根據衛報「污染者計畫」(the polluters project)調查報導發現,Google還被即將舉行的國家政策網(State Policy Network,SPN)年會列為贊助商。SPN是一個傘形組織,支持保守派團體,包括曾批評瑞典氣候行動人士桑伯格(Greta Thunberg)「氣候歇斯底里妄想症」的哈特蘭研究所(Heartland Institute)。SPN成員最近建了一個「氣候承諾」網站,該網站聲稱「我們的自然環境正在改善」以及「沒有氣候危機這回事」。

Google則辯稱,與CEI等組織的「合作」並不表示認同組織的所有立場。Google發言人表示,該公司贊助各個政治領域、倡議「有力科技政策」的組織。發言人說:「許多公司都會提供氣候政策意見相左的組織政治獻金。」根據《紐約時報》報導,Amazon也贊助了CEI大會。

CEI反對監管網際網路及執行反托拉斯法,當部分共和黨人聲稱搜尋引擎存在反保守主義偏見,CEI為Google辯護。熟悉Google內部的人士說,Google捐款給此類團體是為了影響保守派議員,更重要的是鬆綁相關管制。

但是環保主義者和其他批評者認為,對一家聲稱支持全球氣候行動的公司來說,這種立場不應被接受。「不應對這個立場視而不見。支持氣候否定論這種顛倒是非的看法,就該被剔除在捐獻名單外。考慮到他們的種種邪惡作為,就該覺得不能接受。」國會中最積極倡議氣候行動的議員之一、羅德島民主黨參議員懷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說,「美國所有企業的態度應該是,如果你是貿易組織或遊說團體,而你反對氣候行動,那我們就沒得談,就這樣。」

Google在其網站上表示,將確保其政治參與「對我們的使用者、股東和社會大眾是公開、透明和清楚的」。但該公司拒絕回答《衛報》政治獻金金額的提問。Google說明「透明度」的網頁上只寫提供了「可觀」獻金給這些團體(包括數百個進步主義組織,如美國進步中心)。

除CEI外,Google的政治獻金對象還包括美國保守聯盟,其主席施拉普(Matt Schlapp)在科赫工業公司(Koch Industries)工作了十年,是該公司激進反環境政策的主導者。此外還有批評氣候警訊人士的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反對氣候立法、質疑氣候危機嚴重性的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指巴黎協定是歐巴馬遺毒的遺產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和遺產行動(Heritage Action)。

多年來倡議氣候危機的知名環境人士麥基本(Bill McKibben,國際氣候變遷行動組織350.org共同創辦人)說,由於企業公開聲明的立場和私底下捐款之間有所矛盾,Google和其他公司會基於自身需求來「漂綠」,而且這些科技公司並不會自己遊說氣候行動。

「有時我和這些企業談,他們會討論再生能源機房或天然氣運送,我說謝謝但我們真正需要的是貴公司支持在華盛頓的遊說活動。他們從來沒有這樣做,」麥基本說,「他們想要稅收減免或改變某些法規,但從來不會在最重要的問題上直接出力。」

Google發言人表示:「我們說得非常清楚,Google的贊助並不表示我們認同該組織的所有立場-我們在某些​​議題上可能存在強烈分歧。」「我們在氣候方面的立場也很明確。自2007年以來,我們一直是碳中和公司,並且連續第二年全球營運使用100%再生能源。」

Google表示,2015年它在巴黎氣候會議上呼籲採取「強而有力的行動」,並協助贊助了去年在舊金山舉行的全球氣候行動峰會。【新聞來源:環境資訊中心】

分享給朋友